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金融新闻

网文平台应该如何变-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5-20 07:27   来源:未知   阅读:

  “五一”小长假,阅文平台的版权风波引发关注,平台和作者、收费和免费、版权和收益的矛盾日益激烈。有着810万作者的网络文学平台发展模式如何持续,将构建怎样的新生态?这不仅是阅文平台的困惑和瓶颈,也是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绕不开的课题。

  平台和作者的冲突

  4月27日,阅文宣布更换管理团队,网络文学的第一代创始人、阅文集团上市的主推手吴文辉团队荣退卸甲,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带领新团队受命上任。

  可新团队还没来得及正式亮相发声,4月28日网上就流出阅文的“新政”,还断言“收费模式将终结,免费模式将推行”。特别是网络上把2019年9月阅文与作者的合同,说成新团队要推广的“霸王合同”,列出“占有作者版权”“侵吞去世作者收益”等六大问题。尽管阅文平台三度辟谣,仍引发广大网络作者的担忧。

  “新团队面对的既是谣言的推波助澜和信息的不对称,更要面对网络文学平台长期积累的矛盾,此次平台和作者的冲突,让矛盾公开化。”长期关注网络文学发展的出版人路金波认为,经过22年的风云变幻,网络文学平台大浪淘沙,成为阅文集团一家独大的“天下”,网络作家担心自己的收入,怕“店大欺客”,合力推动这次风波的实质是寄希望于新团队解决长期积累的问题。

  “虽然刚上任就遇到了本次风波和挑战,甚至其中有故意抹黑和造谣,但新团队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程武坦言,对于多年来一直存在的行业问题,新团队不能闭门造车,而是要尽力和广大的作家伙伴们一起商讨合理的发展模式、生态规则及权益规范。

  付费和免费的选择

  这场风波中,免费成为挑动网络作者神经的关键词,也是让他们担忧的“最后一根稻草”。从阅文发展历程来看,长期培育读者,推动付费阅读,付费是立身之本,成就了阅文的稳定经营和上市发展。可如今,免费和付费之争,为何能引发如此大的波澜?

  这要从阅文收入结构的变化说起。阅文2019年的财报显示,以付费阅读为主的在线业务首次下滑,实现收入37.1亿元,占阅文总体收入的比重从2017年的85.2%降低到44%。也就是说,过去阅文的收入模式主要是付费阅读,而现在版权运营收入崛起,网文当作IP来打造,充分提升其延展性,上下游联动,实现内容的商业增值。2019年版权运营收入大增283%,为46.4亿元,收入占比达到56%。从国内热播影视剧《琅琊榜》《花千骨》,到走出国门、圈粉海外的《陈情令》《扶摇皇后》,“影文联动”变现的模式日渐成熟。

  此消彼长的收入变化,再加上付费用户见顶,在线阅读收入难以持续增长。2017年6月阅文付费用户数冲高到1150万后开始回落,2019年月均980万,付费率亦从2017年的5.8%降至2019年的4.5%。虽然用户人均月消费从20.5元增至25.3元,可2019年平均月活用户同比增幅仅2.9%,阅文平台面临“读者红利”减弱的难题。因此,网络作家难免担心阅文平台会仿效其他平台用免费来吸引新增用户,保持平台的流量。

  “不是所有网络作者都可以版权运营,用网络文学IP生成影视、游戏的授权改编获利,大多数网络作者的IP很难转化,付费阅读还是主要收入来源。”网文《从前有座灵剑山》的作者“国王陛下”的说法很有代表性,免费就相当于釜底抽薪,切断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引发网络作者担忧和巨大情绪波动也就是意料中的事。

  对于付费和免费模式,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侯晓楠表示:“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阅文成为网络文学第一平台后,要面对多样化娱乐方式的竞争,尤其是视频的挑战汹涌而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看来,打造网络文学生态的“升级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版权运营链条长、不确定因素多,“大投入大产业”模式的风险也大,平均一部剧、一个IP的打造少则上千万元、多则上亿元,投入产出有时不匹配。2018年阅文收购新丽传媒就是希望在影视领域实现新的突破,但受影视整体行业周期影响和业务推广限制,2019年业绩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阅文经营模式的探索还在路上,绝不可能“自剪羽翼”,放弃40%以上的付费阅读的稳定收入来源。

  生态和治理的演进

  近日,网络上出现了一系列攻击作家的恶性事件和胁迫作家断更的言论行为。网络作者纷纷表示,“砸锅掀桌子的做法,解决不了问题,需要理性协商与积极改变,坚决抵制网络暴力”。

  网络文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野蛮生长到规范成长,从边缘走向主流,从草根娱乐到网络文艺的生力军,从部分文学爱好者的“网文江湖”到拥有2442万部作品、4.3亿读者的“规模部队”,网络文学成为我国当代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家和平台是鱼水关系,大家一路相互扶持,才有了产业今天的局面。大家的价值方向是一致的,应该一起做大蛋糕。”阅文集团总编辑杨晨真诚地表示,作者是阅文平台的根基,内容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属于作家的。良性的网络文学生态,使得大量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得以孵化、开发、衍生,触达更广泛的受众,也让一个个新生代潜力作家脱颖而出,网络文学人才队伍不断壮大。

  从市场中走来,尊重原创、重视版权,成为多方共治的利益共同体,这是网络文学过去成长的法宝,也必然是网络文学走向未来的路径。阅文作为一个聚集810万名网文作者的大平台,不同层面作者之间,利益高度多元化,围绕作品版权归属、作者作品优先权、付费净利润分成等问题必然会出现不同的诉求。

  “小舟争渡各先去,独逆风波浑不忧”,业内专家认为,有风波不可怕,出现分歧也是正常的,平台和作者以此为契机,理性面对、共同协商,探讨全行业的新模式、新生态,推出更多群众喜闻乐见的精品化、多样化的网文创作,让网文行业成为滋养文化发展的源头活水。

  (本报记者 张玉玲 颜维琦) 【编辑:朱延静】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