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科技前沿

付思超:在《创造营2021》成团比考中央音乐学院要难

发布日期:2021-12-10 13:10   来源:未知   阅读:

  《明日之子乐团季》(以下简称“《明日》”)时,粉丝们发现了他软萌的说话语气和略显稚气的行为举止,纷纷改称他为“娇娇”、“付思娇”,结果他自己在面试《创造营2021》时,把这些昵称都写进了自我介绍里。

  虽然和娱理工作室对话时,付思超坚决不承认自己爱撒娇,但刚见面不到1分钟,他就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委屈巴巴地说:“我胖了~我胖了很多,我不能吃了,我真的胖了,我刚出来时候好瘦的,我现在胖了好多!”

  伯远曾用“单纯”一词向娱理工作室形容付思超,这种小孩一般的性格确实让他在众多学员里显得有些特别。

  例如与很多认为“大局已定”的学员不同,虽然以21名进入《创造营2021》总决赛,但付思超是想过自己会出道的,并且很积极地学习成团舞。“说不定万一呢,是吧?我觉得人还是要有梦想,不管怎么样你不能放弃你自己。”

  在营里的四个多月,付思超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这种“巨乐观”的强心脏,他说这也要归功于《明日》的磨炼——经历了乐团被拆、止步总决赛,《创造营2021》几乎没什么事情能打垮他。

  轻松的心态加上讨喜的性格,付思超成为了营里公认的“人缘好”,也是为数不多能串联起“1201宿舍”、“六小只”、“黑眼圈乐队”、“胧门”等“几大派系”的学员,以至于出营后频繁出现在多种聚会场合,也是闯人(《创造营2021》学员们的昵称)在接受采访时挑战“大冒险”环节的首选对象。

  只是他在正片里的镜头时长可谓一言难尽,单独露出的机会并不多,二创时帮助了至少5组学员熬夜编曲也没有换来一条完整的故事线系”的选拔类真人秀里,没有镜头和成长剧情无疑是致命的。

  谈及这些问题,付思超似乎早就想开了,他反而感激那些熬夜编曲的时光——因为被大家争抢才让他找到了“在《创造营2021》存在的意义”。

  作为银河系乐团的低音提琴手,同样经历了《How you like that》的“喜剧”开场,当张嘉元和任胤蓬一同跻身出道位的时候,拿到第24名的付思超尽管再乐观心里也还是会“咯噔”一下。

  “虽然我知道可能自己在《明日》的排名就没有他俩靠前,但我们是一起来的,我觉得自己还能更往前冲。”

  付思超把张嘉元和任胤蓬称之为“家人”,他说“从《明日》出来的兄弟没有一个关系不好的”。

  在为娱理工作室拍摄粉丝福利时,他执意要走出采访间跑去办公区一张有他们三个人的海报前,结果因为自拍的距离太近,拍立得只取到了海报上另外两人的脸。他仔细看了看:“没事儿,前面是我,海报上有他俩,正好齐了。”

  少年气的付思超同样怀有很强的事业心,他对自己未来的路非常确定——兼容偶像和音乐人两个身份。

  就在几天前,他刚刚在微博上追星成功,被偶像马丁·盖瑞斯成功翻牌并邀约新曲合作,一时激动不已回复了21个感叹号。

  娱理:探营的时候很多学员说你为大家熬夜编曲,有没有想过这些镜头可能不会在正片里播出?

  付思超:想过。我没有回看节目,自己不太想去看,只在微博上看过一些片段。二创和二公的时候确实没怎么睡觉,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找我帮忙,最急的有个组第二天就要录音了,头一天还没有编曲,只有一个想法,我说我能帮就帮一下。

  这些内容播不播其实没啥关系,我自己很喜欢漫威,《蜘蛛侠》里面有一句经典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二创是唯一让我开始知道我在《创造营2021》存在的意义。之前一公《Butter-Fly》的时候我都想过退赛,就觉得自己唱不好跳不好,不懂在这里能做什么。

  付思超:我觉得今年《创造营2021》和往届完全不一样,比如像有韩佩泉、利路修这样的学员加入进来,我还蛮喜欢这样的氛围。

  虽然可能我们苦练的部分没有太放出来,但我觉得大家看到的所有的都是真实的,没有在演什么“人设”“剧本”,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有人有时Reaction给得有点过、有点油腻,和平时不太一样。除此之外,大家台上台下都是一样的。

  付思超:我是一个非常不爱Reaction的人,如果你真的能让我惊讶,我会真的很惊讶,但是如果就还好的话,没有人能要求“盟人”(《明日之子乐团季》选手昵称)做不愿意做的事,我们一定是想做什么做什么。

  我们每次在训练室其实到处都有镜头,但从来没有把训练室当成录制,该玩玩该练练。进宿舍也是,也有镜头,但是根本没人在意,各种衣服“啪”直接脱掉,光着身子在宿舍走,就是这样。

  娱理:学生时期一直在重点中学,考学时专业成绩全国第三,这会不会让你在《创造营2021》拿到20+名有落差感?

  付思超:没有,因为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首先考学校是我的专业,是我从小学到大的一个事情,然后《创造营2021》和唱跳是我刚刚接触的事情。对我来说,成团比考中央音乐学院要难,本来就不是一个我最擅长的事情,所以排名我是接受的。

  付思超:其实还好。但是第一次排名24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难过,因为看到朋友和家人都在前面,虽然我知道可能自己在《明日》的排名就没有他俩(银河系乐团张嘉元、任胤蓬)靠前,但我们是一起来的,我觉得自己还能更往前冲。不过之后进了总决赛就挺值的了,其实没有什么能打垮我的。

  之前在《明日》有一段时间是想要放弃的,就是第一次淘汰的时候。当时和徐洋、黄唯铭的“纯牛奶”被拆了,我就有点不想玩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是赵珂拯救了我,我那时候就觉得赵珂其实都“崩”成那样了都没放弃,我干嘛要放弃。这段经历让我在《创造营2021》里更成熟更坚强了。

  付思超:我会经常跟吴宇恒聊天,我说我现在好累,尤其是二公《Fix me》的时候压力好大,要短时间内做一首原创歌曲,没有灵感就特别痛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就说没事,然后拉着我出去围着一楼走一走什么的。

  付思超:当时入营之前还在酒店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来看我,他正好也认识吴宇恒,就叫过来一起聊天,我们俩一块吃了个螺蛳粉就认识了,那时候有手机还加了微信。

  入营之后,我们俩从头到尾一直都住在一起,经常聊天,私下里也聊过排名的事,其实我俩到后面都觉得出不出道没有关系,因为已经找到了一辈子的朋友。

  娱理:周柯宇决赛前送了你一个音响,粉丝都很关心他后来把充电器补给你了吗?

  付思超:没有。出营以后因为比较忙,我就跟他见了一次,吃了一顿饭,当时比较匆忙也没带线。我自己买,我可以自己买,没事~

  付思超:我们俩是首秀的时候,他首秀开始不是在A班嘛,后来Battle输了掉到F班,我就觉得这人生大起大落肯定挺难受的,当时就在厕所安慰他,然后就认识了。后来一起住在1201宿舍,经常没事一块聊天什么的,就熟了。

  开始我觉得他挺高冷的,后来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他会给我一种安全感,就是像哥哥一样能照顾我、有靠山的感觉。

  娱理:你是1999年的,其实比他大3岁却更像弟弟,怎么看待大家总把你当作小孩?

  付思超:我就是个孩子,因为我还挺喜欢被别人照顾的。当然,有时候需要我挺身而出去照顾别人的时候,我也会直接站出来去帮助别人,这样还蛮好的,是我舒服的一个生活状态。

  不想长大是一个挺好的事情,长大以后会接触很多社会的毒打、社会的考验,但是你一直保持一个单纯的、孩童的心,其实是个好事,这样在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我能不用去考虑太多,不会给自己太多压力。

  付思超:当时在《明日》听到这个就觉得挺好玩,挺有意思的,入营的时候写自我介绍还写了个“付娇娇”,现在想想真是……不过大家虽然说我是“女孩”,但并不是真的把你当成一个女孩,我觉得这是大家对我的一种喜欢的表达,所以我其实还蛮开心的,我觉得这样很可爱啊。

  付思超:我觉得自己还是音乐人,音乐创作人、电子音乐唱作人这样,主要还是做音乐。

  付思超:是的。实话实说,中国音乐市场在我看来,现在大家听到的作品可能在世界上不是最前沿的,大家更普遍接受的音乐形式还是像四大件、大流行这样的。

  我跟李洛尔也聊过这个事情,我们很想把整个世界最流行、最前沿的音乐带给大家,让大家听一下。现在很多音乐人也在做这个事情,比如像张艺兴老师、吴亦凡老师,我非常Respect他们。

  付思超:其实我还算是一个有想法的人,我从小学习低音提琴,可能接触古典音乐比较多,对音乐的理解会有更开阔的视角。例如古典音乐它的情绪铺垫是很厉害的,带着这样的理解进入到流行音乐、电子音乐会有更加独特的融合,这可能就是我在音乐上区别于他人的优势。

  付思超:会啊,为什么不能?虽然我说自己是音乐人,可能在大家心里更偏向一个Idol、偶像。但其实我之前也说过,一个偶像和音乐人为什么不能兼容呢?我觉得这两者是可以在我身上同时并行的。

  炒饭你知道怎么吃吗?要配上老干妈吃,绝了。还有一次是张欣尧教我怎么吃,先往炒饭里放甜辣酱,还有黑胡椒酱,然后它不是拌,是盖上盖子这么摇,充分融合,巨香,绝了我跟你讲。

  然后我们早餐也好吃,包子真的很好吃,它虽然有点咸但你配上一口牛奶,绝了。还有玉米也巨好吃,正餐还有各种西餐、牛排什么的……线》的伙食太好了!

  1、转发本公号近期推送中你最喜欢的一篇文章至朋友圈,并将截图发送至本公号后台。

  2、在本条推送留言区留下你喜欢那篇文章的理由或你对付思超想说的线位幸运儿(点赞数最高者),6月中旬推送时公布。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