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科技前沿

死刑复核案牵出毒品上下家脱罪漏罚 三省四地检察机关深挖余罪漏

发布日期:2022-01-04 03: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起死刑复核案,牵出毒品上下家脱罪漏罚问题。最高检指导三省四地检察机关依法办理关联案件——

  2020年7月,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在江苏无锡召开王冲贩卖毒品案案件协调会,江苏无锡、云南楚雄、湖北宜昌、湖北襄阳等三省四地检察机关重罪检察部门相关负责人参会。

  编者按:死刑案件,人命关天,必须适用最为严格、审慎的司法程序。刑事诉讼法明确了检察机关的死刑复核法律监督权,随着死刑复核监督工作的逐步完善,检察机关持续增强检察官办案的全面性、亲历性,提升监督工作的专业性,进一步提高办理死刑复核监督案件质量,真正落实“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的监督理念。

  在对王冲(化名)贩卖毒品死刑复核案进行审查时,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又称重大犯罪检察厅)检察官郭全新注意到了被王冲等人多次提及的毒品上下家杜三鸣(化名)、罗凌(化名)。随着最高检对该案相关材料审查的深入,两名毒品上下家涉及的三起毒品漏罪逐步浮出水面。

  聚焦该案牵出的毒品上下家脱罪漏罚问题,江苏、云南、湖北三省检察机关联动办案,毒品上家杜三鸣因犯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死刑,毒品下家罗凌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毒品犯罪案件通常具有跨区域的特点。王冲死刑复核案件及关联案件就涉及三省四地,实践中基于诸多原因,此类案件分案处理的情况较为普遍。”近日,郭全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检察办案要慎重把握此类案件上下家量刑平衡等死刑政策,密切关注关联案件办理,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妥善做好追诉漏罪漏犯、开展立案监督和职务犯罪线索调查核实等工作,避免出现分案后“分而不统”“分而不管”的现象,真正实现不枉不纵。

  从“另案处理”中发现漏罪线月,湖北男子王冲做起了毒品“生意”,他向云南男子杜三鸣购买毒品后,先后贩卖给罗凌350克和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果”)2000颗(180克)。

  2013年9月上旬,王冲再次联系杜三鸣购买,双方约定由“司机”段金豹(化名)驾车从云南运毒到湖北宜昌。随后,王冲及其弟王林(化名)、段金豹三人在毒品交付现场被公安机关抓获。从涉案轿车的备胎中,警方查获2502.53克。经过一审、二审、再审,2019年8月,湖北省高级法院判处王冲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杜三鸣是该案的毒品上家。“王冲一直供称,他所贩卖的毒品均来源于杜三鸣。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同案其他被告人不同程度的证实。不过,杜三鸣没有实际到案,判决书只提到是‘另案处理’。”沿着这些蛛丝马迹,郭全新与最高法承办这起死刑复核案的法官取得联系,了解到杜三鸣因涉嫌另一起毒品犯罪正在江苏省无锡市受审,但无锡方面对杜三鸣涉王冲案的案情尚不知悉。

  随着审查的深入,更多信息被挖掘出来——杜三鸣在王冲案前,还曾在云南犯案。2013年11月底,杜三鸣邀约杨申(化名)贩卖毒品,并让杨申联系毒品货源。同年12月27日,杜三鸣携带毒资驾车载杨申到约定的楚雄市交付毒资、接取毒品。当日18时许,民警在酒店将杨申抓获,当场从其接取的塑料袋内查获甲基苯丙胺片剂5166.2克。2015年7月,杨申因贩卖毒品罪被云南省高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与杨申一起落网的杜三鸣,则在监视居住期间脱逃。“杜三鸣曾先后因犯故意伤害罪、贷款诈骗罪和非法、弹药罪获刑,被保外就医后开始贩毒、运毒。他被云南警方抓获后,监视居住期间逃跑,警方没有再进行网上追逃。因为没有追逃信息,无锡方面也无法掌握这起云南贩毒案的情况。”郭全新说,杜三鸣涉嫌的上述两起贩卖毒品犯罪,累计毒品2502.5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5166.2克,两起犯罪均有法院另案生效判决认定,杜三鸣没有受到相应的刑事制裁。

  回忆起对杜三鸣犯罪轨迹进行倒查的过程,郭全新用“反复”二字概括:“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厅长元明对这件案件高度重视,多次作出具体指导。其间,我们反复与湖北、江苏、云南省检察院沟通,核实王冲案所涉毒品上下家的犯罪事实、无锡在审的杜三鸣涉案案情、杜三鸣在云南贩毒事实、罗凌另案处理情况、杜三鸣办理保外就医、监视居住以及逃避刑事处罚的过程及原因等。不仅如此,也反复跟最高法的承办法官通报情况,交换意见。”

  针对杜三鸣曾在服刑期间保外就医、侦查期间监视居住的情况,无锡市检察院对其原始病例情况组织进行文证审查,认为仅依据体格检查表、彩色超声诊断报告和检验报告,难以得出其患有高血压性心脏病、心衰的诊断结论。而根据无锡市第二看守所监室日记记载,杜三鸣服用高血压药,无其他异常记录。目前,相关涉嫌违规“减假保”线索已依法移交检察机关相关职能部门办理。

  在审查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移送的段晋生(化名)贩卖运输毒品案时,无锡市检察院注意到,段晋生是负责运毒的“马仔”,“应该还有个叫杜三鸣的同案犯”。

  针对杜三鸣两笔漏罪涉及的管辖问题,无锡市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共同犯罪的嫌疑人还实施其他犯罪的,公安机关可以在职责范围内并案侦查。杜三鸣在无锡实施了贩卖运输毒品罪,在审查过程中发现其在云南、湖北两地还有其他犯罪事实,无锡市公安机关对上述两笔犯罪并案侦查,该案进而由该院审理符合法律规定。

Power by DedeCms